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麻将遥控器是真的吗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访谈|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一个女戒毒师的吸毒史:曾经30次戒毒3次自杀

2016年11月02日 07:38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参与互动 

郭路瑶/摄

年轻时的顾瑛

  一个戒毒师的吸毒史

  要不是在舞台上突然沉默了一分钟,没人能真正意识到顾瑛曾是个吸毒者。

  就像毫无预兆的断电一样,她事后只记得黑暗突袭了大脑,强烈的探照灯烤焦了地板,身上穿的衣服也湿透了。台下几百名观众正把目光锁在她身上。顾瑛深吸了一口气,知道自己“脑子又断片儿”了。

  这种感觉顾瑛再熟悉不过。从1991年开始,差不多十年的吸毒史中,这种感觉不知道多少次侵扰她的生活。前前后后30次戒毒、3次自杀,她想尽了所有办法告别毒品。可是,最近当她在一家地方卫视的演播厅中央,讲述自己坠落后“如何从地狱的缝里爬上来”的时候,吸毒留下的后遗症又找上门来。

  聚光灯下的她已经45岁,这位曾经的模特和年轻时一样爱美。齐肩卷发挑染成了粉紫色,浓密的睫毛涂得精致饱满。演播厅外,顾瑛是上海阳光戒毒中心的一名戒毒师。套上一身白大褂,在一间被粉刷成暖黄色的心理咨询室里,她敲开了三十多位毒品上瘾者的心门,倾听了他们的隐秘。

  隔壁的家属接待室,纸巾总是不够用。同来的吸毒者有人已经上瘾20年,对戒毒感到无望,有人产生了“被害妄想”,身边两个人同时拿起手机,便以为他们要合谋暗害自己。

  在静静地听完他们的讲诉后,顾瑛很少直截了当地劝他们戒毒。她总是先试图让他们感到自己的“真诚”。有一个女孩儿在朋友的请求下被迫来到咨询室,但她并没有强烈的戒毒意愿。顾瑛买了水果和蔬菜,亲自上门给她做饭,陪她聊了七八个小时,此后女孩儿终于向她打开心扉。

  人们很难想象,坐在这些染毒者对面的顾瑛,也曾是他们中的一员。3次尝试自杀的她,手腕上还有刀割过的疤痕。她身高1.73米,最瘦的时候只有92斤,浑身只剩下骨头,“照镜子时连自己都害怕”。

  如今,16年再未碰过任何毒品的她,形容自己“已经百毒不侵”。忙完工作后,她“狗洞能钻龙门能跳”。每个周末,她要么陪母亲和姐姐买菜做饭,要么去养老院看望一位98岁的老奶奶。她还有个心愿,希望自己的故事能被拍成电影,作为教育片,在社区、学校和戒毒所反复播放。

  她现在已经“完全卸下了包袱”。然而,和许多前来向她求助的人一样,她对生活曾只剩下一种设想:“哪天钱用完了,我就找一个没人的地方,慢慢地结束自己。”

  初尝海洛因时,顾瑛才19岁。她是“母亲的骄傲”,年轻漂亮又有才能,一篇千字的文章,她看3遍就能背下来。15岁时她考入上海中华时装公司,成了上海滩第一批时装模特。

  “90年代初,‘万元户’这个词刚刚兴起时,我满不在乎,因为我一个月的收入就上万元了。”顾瑛回忆。她说自己做过模特,也做过外资企业业务主管,单从公司的一笔地产交易中,她就挣到了33万元。在很少有人炒房的年代,她还买下一套上百平方米的高层公寓。

  从她的初恋男友杨飞那里,顾瑛第一次接触到海洛因。打开那一包白色粉末时,杨飞告诉经常失眠的她,“吸一点能帮助睡眠”。

  “只有小拇指指甲缝那么多,大概0.01克。”顾瑛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比划道。

  26年过去了,她仍然深刻地记得那种感觉,“整个房子都在转,感觉人飘在云端,慢慢往上升,安静如水,直到睡着。”醒来时,整整一天过去了。

  海洛因带来的无与伦比的镇静感,让顾瑛无力抵抗。因为父亲花心,父母一直吵架打架,她从小“烦透了”,经常大喊“你们去吵去离婚吧!”15岁时,她便放弃学业,跟着公司跑去全国各地演出。甚至,父亲出车祸去世时,顾瑛没掉一滴眼泪。

  “我看到凡是吸毒的,在家里都没有找到安全感。家里有爱的话,就不会出去找温暖了。”顾瑛说。

  在成为戒毒咨询师后,顾瑛听过太多人描述相似的场景,男男女女聚在一起,随着激昂喧哗的音乐,疯狂地挥舞着手臂,同时大喊大叫。有人突然感觉自己光芒万丈,成了一个“上帝”般的人物,有人身处破败的房间,却看见屋里铺满了金子,有人则伸手去摘路边的树叶,以为它们都是百元大钞。

  不过,当幻觉破灭,毒品又无法触及,他们才真正“从天堂跌入地狱”。

  被家人关在房间里后,顾瑛第一次体会到了这种痛苦。整整十个小时,她不停地流鼻涕掉眼泪,明明是大夏天,却感觉自己掉进了冰窖,盖3床被子还是觉得冷,浑身打颤。过了一会儿,她又觉得热,感觉在被火烤,五脏六腑都要炸裂了,皮肤上渗出的每一滴细汗,都像是针在扎自己的毛孔。同时,仿佛有无数只蚂蚁在啃她的骨头,猫爪抓挠她的心房……

  第二天一大早,顾瑛“平生第一次不顾形象”,发疯似的从家里跑出,找到杨飞,颤抖着垫上锡纸,撒上白粉。“就三口,人立马就平静下来了。”

  为了吸毒,他们花光了所有积蓄,卖掉了房子和珠宝,甚至把父母家也掏空了。不过顾瑛并未被扎醒,直到发现自己的“定情信物”也不见了。那是一件貂皮大衣,他们刚认识那会儿顾瑛掏了4万多元买下,被她视为“珍宝”。

  原来,杨飞偷偷把这件衣服给卖了,只为从毒贩子那换回5克白粉。

  大吵一架后,顾瑛下定决心离开杨飞戒毒。吸毒前性格温和的杨飞将她一拳打晕,红着眼用领带绑住她的手脚。最终顾瑛狼狈地逃了出去,爬上了一辆出租车。

  透过车的后窗,顾瑛看到,曾经“阳光帅气”的杨飞抓住车门不放,在地上打了3个滚。

  “虽然我知道他还爱我,但我心中已毫无留恋了。”顾瑛告诉记者,她的心中只剩下痛,“毒品竟让我们俩都变得面目可憎。”

  此后,她辗转于上海、武汉、宁波等地的自愿戒毒所,也试了用美沙酮替代戒毒,或自己吊盐水用曲马多减轻痛苦,但每到第三天总是以失败告终。最终,顾瑛开始尝试结束生命,“换取父母的安宁”。她在戒毒所割过腕,在家中吞过安眠药,医生用针扎她的大动脉,给她做血液透析,又把她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

  最后一次绝望后,她一个人租了一间简陋的屋子,先好好地吸了几天毒,只剩下最后一克海洛因时,她特意化了淡妆,穿上最喜欢的大红色小礼服和新买的喇叭裤,然后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现在很好”。

  那些年,她听闻了很多毒友的死亡。有人没扛过戒毒,心脏病突发死去了,有人不满足于吸食白粉,注射过量死去了。她印象最深的是,一位朋友在戒毒十天后,突然毒瘾发作,那时,她给自己注射了0.2克的海洛因过过瘾,结果坐在马桶上死了。那时,瞎子父亲就在卫生间的帘子外。

  于是,顾瑛平静地将1克海洛因推进自己的静脉。但她怎么也想不到,72小时后,她还是醒来了。床单上干燥的血迹和插着的针管,告诉她“尚在人间”。

  “既然怎么都死不了,那我就干脆好好地活吧!”她流着泪说。母亲说,“你连死都不怕了,肯定能把毒戒下来!”于是再次借钱将她送进自愿戒毒所。她也发誓“这绝对是最后一次”。出来那一天,正好临近她29岁的生日,家里决定给她庆生冲冲喜。

  谁知道,声称“去做头发”的顾瑛,抛下了在酒店等待的亲人,又找到了毒友。晚上回到家时,母亲第一次叫来了警察,将她送进了上海市女子劳教所。

  强制戒毒的那一年半时间,顾瑛住在16人的房间里,十天才能用臭肥皂洗上一回澡。“在家连筷子都没洗过”的她,每天在车间里做毛绒玩具。毒瘾犯了,她仍要飞快地抖着手穿针引线,因为完不成指标,便会受到惩罚。要么笔挺地坐在小板凳上吃囚餐,要么顶着38度的高温跑步。

  母亲第一次来探望时,顾瑛嚎啕大哭,要和她“断绝母女关系”。结果,母亲说了一句话,让顾瑛至今难忘——“我不会放弃你的,只要你把毒戒了,你还是我那个骄傲的女儿。”

  多年以后,一对母女也曾这样在顾瑛面前哭泣。那时她已8年没碰过毒品,经常去上海阳光戒毒中心做志愿者,帮忙扫扫地,倒倒水,顺便听听专家怎么指导病人,“寻求一种安全感”。没想到,一位母亲听了她的事迹后,像“抓住救命稻草般”抓住她的手。当时女孩儿佝偻着腰,大腿就跟顾瑛的胳膊一样细,也对她说,“姐姐,救救我吧,我好冷。”

  这是顾瑛第一次介入个案的治疗。一年后,女孩儿变得“白白胖胖”,之后顺利地结婚生子,顾瑛意外地“感受到了自己的能量”。阳光戒毒中心的负责人秦鸿明也发现,“有顾瑛参与后,案子变简单了”。

  从此,顾瑛成了一名专职的戒毒咨询师。她早已明白,“生理脱毒容易,最难摆脱的是心瘾。”她的手机24小时开机,常常半夜3点接到电话,“心瘾又犯了”。面对病人对毒品的心理渴求和身体反应,顾瑛会紧急干预,告诉他们自己的经验,因为她知道,“十分钟顶不过去,可能就滑到另一边去了”。

  “很多医生都不一定能做到。”秦鸿明不禁感慨。但顾瑛最开心的是,“病人脸上的表情不像从前那样木然,一点一点阳光起来了”。从劳教所出来后,顾瑛在商场卖过衣服,3个月做到店长,再3个月后成为主管。如果人生可以重来的话,她想自己“应该会去经商”。但如今,她铁下心,下半生要一直做戒毒咨询师,尽管这份工作只能糊口。

  在劳教所内戒毒时,顾瑛目睹了许多人“二进宫”,有人甚至“不到一个月就回来了”,这让她感到“无望”。直到有一次参加戒毒讲座,她见到一位六个月没复吸的人站在台上,她第一次有了信心。

  事实上,一年之后,顾瑛也作为典范回到了劳教所。她坚定地告诉下面的人,“如果需要,我可以每年都回来讲课,让大家看看戒毒是否有可能成功。”后来和朋友去KTV唱歌时,有人曾掏出冰毒和K粉,“让大家嗨一下”。顾瑛的第一反应是“厌恶极了”,她谎称“家人是公安的”,结果那人拔腿就跑。

  六年前,顾瑛第一次出现在电视上。当时央视《心理访谈》找她做一档禁毒节目,她有些犹豫,毕竟在她重新建立的朋友圈里,许多人并不了解她这段过去。在最后播出的节目中,她化名“小樱”,只露了个背影,但央视没按她的要求处理声音。

  她看到节目后,“有些生气”。很多朋友一下子就认出了她,打来电话问道,“小瑛姐,那个人是你吗?”不过,让她意外的是,大家不仅没有排斥她,反而对她多了一分钦佩。

  此后,顾瑛索性“把自己打开了”,在朋友圈转发戒毒的文章,用真名接受采访,哪怕公开露脸也不觉得难为情。母亲反复劝她,“你将来还要结婚嫁人,要给自己留点隐私。”她却回应道,“我要找的是一个灵魂伴侣,我必须坦诚告诉他我的一切。”

  她至今依然记得,吸毒十年生活是“一团灰暗色”,家中常常门窗紧闭,“不敢让一丝阳光漏进来”。而如今,阳光对她来说再寻常不过,她在客厅里贴满了绿叶和蝴蝶的装饰,卧室的墙壁上则是一朵朵粉色的玫瑰。

  “出黑暗入光明。”在地方卫视的演播厅,短暂的断片儿很快过去,主持人看着台上的顾瑛说。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杨飞为化名)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郭路瑶

【编辑:王硕】
/fileftp/2016/06/2016-06-13/U194P4T47D35171F967DT20160613093733.jpg">
/fileftp/2016/08/2016-08-04/U194P4T47D36220F967DT20160804155100.jpg" width="586" height="99">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怎样假洗牌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6 www.jdqei.cc. All Rights Reserved

怎样假洗牌,牌具天堂
扑克对子任选
空手变牌千术教学
山东透视扑克牌批发
宝安扑克扫描仪
桌面镜头
扎金花扑克牌感应器
扑克牌做牌
湖南最新扑克扫描仪
镜头扑克牌扫描仪
扑克扫描分析仪怎么样
扑克牌炸金花手法教程
苹果手机朴克分析
扑克牌三公纯手法
镇江牌具
德州扑克网络赌博
苹果4分析仪
2016最新普通扑克单人操作
普通麻将机安装出千程序下载
余姚扑克透视
扑克三公必胜
点炮必胜麻将技巧
郑太顺牌技教学视频
akk六镜
赌场出老千是炸赌
斗牛牌技手法教程

其中《破风》代表中国香港参选,《狼图腾》是因为主创人员比例不符合,《捉妖记》虽拿下票房宝座,但其票房作弊事件余温还在,拿出去就是一块伤疤。最后只剩动画电影《大圣归来》和真人电影《滚蛋吧!肿瘤君》,权衡之下,后者题材安全,既励志又青春,笑中带泪讲述了小人物非常正能量的故事,也不会造成外语片评委们的文化差异和不理解,反倒成了历史选择。
“消费权益体系”的建立,将有利于百度进一步融合账户体系、分层权益分发、消费金融产品等,并可以进一步衍变为整个消费金融体系,其未来的巨大空间可以想象。
为什么呢?现在看来,他们有几个硬伤
(一)大会主题
“BAT越来越强大,也越来越弱小,强大是指它们的规模和体量,但它们对创业公司的控制力,对整个生态的影响力,将越来越小。”58到家CEO陈小华告诉《财经》记者。58同城是一家纽交所上市公司,腾讯拥有其19.9%的股份。如今它们正跳出腾讯,谋求与阿里巴巴的深度合作。《财经》记者获悉,58旗下子品牌58到家已获得新一轮融资,投资方之一为阿里巴巴。
是否有新鲜内幕和暗箱操作?

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每天学点穿衣打扮,做一个时尚自信的现代潮女人!